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情深几许,共白首

更新时间:2019-06-09 09:39:10

情深几许,共白首 已完结

情深几许,共白首

来源:书丛网作者:青柠分类:言情主角:凉安夏槿

主角叫凉安夏槿的小说是《情深几许,共白首》,是作者青柠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故事里的这群孩子在这里生,在这里死,他们在这里遇见了的爱情,也埋葬了的青春。 最美的黄昏后,是最黑的夜;最欢愉的背后,是最无望的虚空。 时光如数剥落,我在末路孤独仰望,你却在来路不慎迷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家后,果然凉安之已经得知了凉安打架的事情,尽管夏槿解释了,但凉安还是被罚跪一小时。

罚过完的凉安和夏槿一起做家庭作业,凉安做的比较快,等夏槿做完作业的时候,凉安抄课文已经开始抄第二遍了。

“凉安,我帮你抄吧?”夏槿愧疚的看着他。

凉安低笑出声,“你帮我抄就是害了我,你难道不知道老巫婆眼尖吗?被她发现你帮我抄了的话,我可不是抄十遍那么简单了,而且你也会被罚哦。”

夏槿不知所措的看着凉安,眸中尽显愧疚之色。

“凉安!”一个小女孩猛的踢开门,闯了进来。

凉安头也不抬就知道是谁来了,“半岛,你怎么来了?”

半岛一**坐到凉安身边的椅子上,笑嘻嘻的戳着凉安俊美的脸颊,“哎呀哎呀,凉安你也有今天啊,听凉叔叔说你今天打架了,哈哈哈!凉安,没想到你也会跟别人起冲突啊?我之前去你们学校找你的时候,到处都听到别人讨论你好帅啥的,还以为你人气多好捏!没想到也有被打的一天啊!哈哈哈!”

夏槿知道半岛是凉安的未婚妻,从小他们就订了娃娃亲。

夏槿一言不发的低下头。

半岛数落了凉安很久后,凉安都不给予反应,无趣的她把视线转移到夏槿身上。

“夏槿,你晓得凉安为什么打架吗?”

夏槿不敢看半岛的眼睛,嘴巴蠕动了几下,终究不敢说出口。

她不是怕半岛责怪她,而是怕半岛吃醋,然后生气,永远不理她。

得不到两人回应的半岛也瞬间沉下脸来,一言不发。

半岛时不时的抬头看凉安一眼,如此反复数十分钟后,半岛才妥协的开口,“凉安。”她停顿了一下,语气中却掩饰不了那抹兴奋,“中学我就可以跟你一个学校了,至于班级妈妈也会让我们分配到一班的。”

凉安眼睛也不眨一下,继续抄着课文,“哦。”

窗外,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又像海水一般汹涌,能够淹没一切,还有一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感。

夏槿抬起一直垂低着的脑袋,乌黑深邃的眼眸望向窗外飘飘然然的雪花。

雪花于此时肆情的绽放,开出大朵大朵妖艳的花。

成千上万片雪花漫天飞舞,像银色的蝴蝶,像洁白的花瓣,像轻盈的羽毛……它们把整个大地装扮得如同一个粉雕玉砌的童话世界。

点点雪花,零落在这季节的末端,冬季似乎也为这离别的到来,显得不胜娇羞。

房间里开着暖气空调。

可她却怎么觉得。

此时那么冷。

冷的凄神寒骨。

窗外的雪花还在孤独的飘落着,最终跌入到冰冷的地上。

这一年,夏槿十岁,凉安十岁。

上了初中,果然半岛和他们分到了一班,以往凉安的同桌一直是夏槿,如今两家人决定还是让有着娃娃亲的凉安和半岛坐在一起。而凉安之原本安排夏槿坐在凉安后面,可是夏槿却说要坐到最后一排。

凉安在第一排。

夏槿在倒数第一排。

而夏槿的同桌是一个纨绔子弟,说的难听点就是混混。

要么逃课,要么上课睡觉,要么上课明目张胆的吃零食。

让人惊讶的是班主任并没有管,后来夏槿从就隔了她一个过道的流鸢口中得知了,原来她的同桌叫森屿,森家独生子。

由于森家老总不像凉安之一样严格,便也随便自家儿子,各科老师碍于森家势力,也不敢管。

过了半个学期了,森屿逃课永远比上课多。

不过奇迹的是,逃课不到一个星期的他今天竟然来了。

但夏槿也不免要遭受噪音侵扰了。

果然……

“咔擦——”

“咔擦——”

“咔擦——”

……

一声又一声的咬薯片声音,让夏槿完全无法专心听课,她抚眉,斜眼偷瞄他。

天哪……

一个大男生抱着几袋薯片在那啃着吃,真是……

想当年,她夏槿七岁之前都没吃过薯片。

她咂巴着嘴。

男生似乎看到了她这细微的动作,扬起笑脸,“怎么?想吃?”

夏槿呆愣了几秒,连忙点头。

森屿嘿嘿的笑了几声,把薯片放在她嘴边。

她张口就想咬,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忙把薯片塞到自己嘴里。

夏槿看到他脸上绽放的阴谋得逞的笑容,不禁哑然,气的瞪着他。

“呐,给你。”森屿又拿出一片薯片放在她的嘴边。

她张口想咬,却再次上当。

听到从他嘴里发出的咔擦声,夏槿气的扭过头去。

“好了,这次绝对不耍你了。”森屿满脸委屈的又重新拿了一片薯片放在她嘴边。

夏槿伸手一捏,完整的薯片四分五裂。

食指和大拇指上黏黏的还占有佐料,夏槿盯了大拇指几秒后,才张开嘴把大拇指含在嘴中,拿起来后,用餐巾纸一擦,大拇指变的不再粘。

旁边的森屿目瞪口呆的望着夏槿,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似的。

夏槿完全不在意森屿的目光,正想继续清理食指的时候,手却被另一只手扯过去。

食指有股湿湿的触感,夏槿嘴角抽搐的看着允吸着自己指尖的森屿。

她赶紧扯出食指,急忙用餐巾纸擦拭,一脸古怪的表情盯着森屿看。

森屿咧嘴大笑,也不管影响了班里秩序。

感觉到好丢人的夏槿急忙用书挡住自己的脸。

但那双小鹿般的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看向凉安的座位。

凉安……

没有转身。

森屿把她的书打趴在桌子上,挑了挑眉,“干嘛呢?觉得很丢人啊?”

夏槿没有搭理他的问题,而是问他,“对了,你不是基本都会逃课一周以上才会来学校的吗?可是现在你逃课才三天耶?”

森屿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哎呀,你不会暗恋我吧,连我逃课的规律都知道?”

“读书的话自然是知道每一天都是星期几啊……而且,每次放假到星期一你都才来上课……然后逃课到星期五又才来上课……完全……不用注意都能知道。”

森屿嘻笑了一声,两只手交叉放在后脑勺,两只**叉叠在课桌上,身子随着椅子半斜着。

带笑的眸子突然一片平静仿佛一潭死水,他望向讲台处,“昨天打架进了派出所,我爸去领我出来的,然后就骂了我,让我来学校上课呗。”

“……打架不好啊,你就不能好好学习吗?能不要不务正业吗?”

“你别对我念紧箍咒啊,唐僧婆!”

“你说谁唐僧婆?”

“你自己代言的词你都不知道啊?唐僧婆。”

“哐当——”

森屿直直的砸在地上,因为疼痛,他微微皱眉。

全班同学都望向他,除了凉安。

半岛狐疑的转身看了一眼,却又立马转过身去。

老师有气不能发,只能深深叹了一口气。

森屿冷着一张脸,把椅子摆正后,狠狠瞪着夏槿。

“**,你可真狠,很痛的好不好?”

夏槿似乎也觉得自己做错了,结结巴巴老半天后,才挤出一句对不起。

森屿冷哼一声,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继续啃着零食。

凉安静静地看着镜子中最后一排的夏槿和森屿,深邃的眸子看不出一丝情绪。

半岛狐疑的盯着凉安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凉安,你不会有恋妹癖吧?或者是同性恋?”

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平静的望着镜子中照射出的夏槿和森屿玩闹的场景和他们脸上绽放的笑容。

他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流动时如空中飞走的星星。

半岛把镜子夺去,抱在怀中,“不给你了。就知道看镜子,课也不听,也不理我!”

凉安呆愣的看了一眼半岛,才问,“你觉得森屿这个人怎么样?”

半岛瞳孔猛的睁大,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她看了一眼凉安,随后小心翼翼的说,“凉安。我不知道。”

凉安轻声哦了一声。

…………

……

金黄的太阳顺着树枝丫倾斜下来,形成一块又一块斑驳的影子。

凉安曾经对夏槿说过,他最喜欢夏日。

可是夏槿喜欢的却是冬日。

如往常那般,半岛,夏槿,凉安一起回家。

“今天数学老师竟然在一节课上点了我三次!”半岛跳到两人面前,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道。

夏槿大笑起来,“谁叫你坐第一排啊!”

半岛气鼓鼓的瞪着夏槿,“夏槿,你哥哥也坐在第一排!可是老师都没点他只点我!真是太过分了!明明知道我数学很差的嘛!”

夏槿的笑容越来越淡,“幸好…我坐的是最后一排…”

半岛刚想说什么,手腕却突然被人扯过去,身子也朝前昂,扑向凉安的怀中。

半岛愣住,脸部的温度渐渐升高,如夕阳余晖般的彩霞。

手腕突然消失了那股力量,半岛迷茫的看着往后退了两步的凉安。

凉安皱着眉头对她说,“半岛,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差点撞到后面的柱子了。”

心脏突然一冷,半岛转过身,看到距离自己相差不到一米的柱子,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半岛她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八岁的夏槿也如她这般调皮过,八岁的凉安也如现在这般拉住快要撞到柱子的夏槿。

她也想学夏槿,她也想凉安拉住她,她也想感受一下凉安怀抱的温暖。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结果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凉安拉住夏槿后,轻声责怪她的调皮,然后揉着她的头发。

为什么凉安拉住她后,却要退后,皱眉责怪她的不小心?

难道仅仅因为夏槿是他的妹妹吗?

全身都感觉到寒冷,半岛感受不到夏日的温暖。

身后的夏槿突然大叫一声,半岛转过头去,瞳孔猛的睁大。

穿着白色衬衫,白色底裤,白色球鞋,抱着一个篮球的少年除了他还会有谁?

可是,为什么他的笑容不再属于她了?

半岛怔在原地。

被吓了一大跳的夏槿气的踮起脚尖揪住少年的耳朵。

“森屿!你是不是屎吃多了!脑子有毛病了?!”

森屿的头微微向一旁倾斜,握住夏槿揪着他耳朵的手,疼的大叫,“唐僧婆快放手!疼疼疼!”

夏槿瞪了他一眼才放手。

得到解放的森屿连忙揉着发红的耳朵。

“我不就是拍了一下你的肩膀吗?至于吓成这样不?”

“拍一下?你知道突然被人拍肩膀是很恐怖的好不好!而且你拍那么重干!什!么!”

……

眸中的色彩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见,凉安抬眸望着刺眼的阳光微微眯上眼睛。

神情越来越恍惚,他才终于低下头来,耳边还响着夏槿和森屿吵闹的声音,双手插兜,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半岛复杂的看了一眼森屿后,连忙跟上凉安。

随着他们两个人越走越远直到背影有些模糊,森屿脸上的笑容才逐渐垮下来。

夏槿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的是两个模糊的背影。

半岛和凉安。

夏槿不知道森屿在看谁。

她对森屿说了一声再见后便急匆匆的跟上那两道越来越远的背影。

…………

夏槿静静看着正在做作业的凉安,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从路上到现在凉安都不愿和她说一句话,她不知道她的哥哥为什么不理她。

“哥哥……”

“……”

“哥哥你为什么不理我?”

“……”

“……”

“……”

“凉安,你的愿望是什么?”

凉安突然一怔,停下手中的笔,如玛瑙黑宝石般的眸瞳清澈的倒影着夏槿的样子。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才终于开口说话,那声音仿佛透过几个世纪传达进夏槿的耳朵里。

“我的愿望很简单,只想要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窗外的夕阳一片血红,余晖散在地面上,微微发红。

树枝丫上的鸟儿左顾右盼,然后展开双翅,飞向属于它们的蓝天。

那个叫夏槿的女孩在一个穿着浅蓝色休闲衣的少年面前愣住,以至于说不出一句话来。

夏槿,你是我最美的愿望。

呆在房门外很久了的半岛无力的靠在旁边的墙壁上,闭上双眸,可是泪水还是顺着眼角滑落在冰冷的地上。

她知道凉安对夏槿那么好不是因为爱情,只是因为凉安那让她突然感到厌恶的保护欲。

因为夏槿是妹妹,所以从夏槿来到凉家后,凉安就被灌输了一定要保护妹妹的知识,以至于长大了的凉安所存在的保护欲都是保护妹妹的欲望。

可是凉安,她不开心,她好不开心。

凉安,她真的很难过。

怎么办,突然无法再去喜欢夏槿了……

第二日。

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地洒满了宅邸。

半岛急的直跺脚,“凉安,夏槿,你们属乌龟的吧?那么慢!等会都要迟到了!”

过了一会儿,才看到凉安和夏槿出来。

…………

……

由于凉安和夏槿起床消耗了太多时间,离上课只有五分钟了,半岛急的加快脚步,可夏槿却是那么的慢。

半岛急的大叫,“夏槿,你倒是快点啊!”

自从知道凉安的愿望后,半岛就不可能再喜欢夏槿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自从夏槿上了初中,在学校用的名字都是夏槿。

夏槿夏槿……

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呢?

夏槿跟流鸢说了,妈妈给她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她拥有夏日般温暖的笑容。

……

为夏槿提着书包的凉安的声音还是如往常那般清冷,“半岛,你知道夏槿的脚不方便,你不用那么着急。如果你怕迟到的话,可以自己先去学校。”

“凉安……”半岛的声音越来越低,然后,她慢慢的放慢脚步,低着头,一言不发。

夏槿跛着左脚,走的不快,但又怕半岛生气,一瘸一拐的小跑起来,却立马被凉安制止住。

“没事的,哥哥,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迟到的,我迟到没关系,积分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可是我不想因为我,凉安和半岛你们被扣积分。”

凉安漆黑的眸瞳深不见底,他的声音仿佛从另一个世纪传来,“积分什么的,其实无所谓吧。”

“怎么会无所谓!”半岛猛的抬起头,眼角泛着泪花,“凉安积分如果被扣了的话,就会被凉安之打的啊!”

“半岛!谁准许你直呼爸爸名字了?!”凉安怒吼,眸瞳闪烁着熊熊怒火,可立马,他仿佛意识到自己语气过于重,眼神有些慌乱,压低声音的说,“对不起。”

半岛渐渐的抽泣出声。

“什么……被打啊?”夏槿突然愣在原地,呆呆的望着凉安。

凉安怔住,眸瞳闪烁着不知名的情愫,“没什么夏槿。”

“可是刚刚半岛说……”

“不是说了没什么吗?半岛是乱说的。不必乱想。”凉安连忙制止住她接下来的话,拉着她慢慢朝前走。

半岛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到达学校的时候,果然她们都迟到了,三个人被扣了积分后才被准许进教室,在被扣积分的时候,半岛一直哭一直哭。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哭。

只有她知道凉安被扣积分的后果。

令夏槿吃惊的是,森屿竟然在位置上。

他不是应该……逃课的吗?

看到夏槿一副想不透的表情,森屿低笑出声,“怎么?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会来学校?”

夏槿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嗯了一声。

森屿脸上依然挂着一抹笑容,他静静地看向讲台处,小声的说,“以后,我都不会再逃课了。”

“真的吗?”夏槿惊讶的望着他,眼睛里面闪烁着如阳光般耀眼的光芒。

森屿猛的看向她,他说的那么小声没想到竟也被她听见了。

“嗯,怎么?是不是很开心啊?”森屿把头凑到夏槿面前,嘿嘿的笑着。

夏槿脸部的温度急剧的升高,推开森屿,“谁会开心啊!”

森屿似乎还想说什么,就看到班主任拿着一张单子走进来。

“学校要开展秋季运动会,希望同学们能积极参赛,不要害怕得不到第一,重在参与就好了。一个人最多可以报三项……”

老师简单的说了关于运动会的事情后,便等待自愿参加的同学举手。可等了半天还是没人举手。

“参加一项也可以啊,同学们要踊跃报名啊。”

可即使这样说了,班里面还是没有一个人举手,老师脸上逐渐出现失望,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那双高高举着的手,老师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

“半岛,你想参加什么项目?”

“一百米,两百米,四百米。”

随着半岛的先锋开头,班里同学也都踊跃报名,老师脸上笑开了花。

可最终,男子组1500米的却没有一个人报。女子组的1000米也没有人报,1000米和1500米都各需要两名运动员,可谁都不希望活遭罪。

“没有男生参加1500米么?”

“……”

全班都在小声议论着,半岛垂下眼睑,沉默了许久后,才高举着手。

老师看到有人举手感到很高兴,可看到是半岛时,又渐渐失望起来,“半岛,一个人只能报三项,你不能再报了。”

半岛站起来,看着老师,“老师,我要把100米换成1000米。”

半岛话音刚落,一个好听的声音就从教室后面响起,“我要参加1500米。”

半岛吃惊的转过身,正好对上了那双带着笑意的眸子。

森屿静静地看着她,眸中有着不知名的笑意,他清澈的眸子倒影着她慌张转过去的身影。

那抹笑意渐渐转变成忧伤。

“我也参加1500米。”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教室突然响起,在森屿本不平静的心里击起一道涟漪。

半岛轻轻拉了一下站着的他的手,“凉安?”

凉安朝她轻轻笑了一下,不说话。

报名越来越顺利,可女子1000米还差一位。

森屿趴在桌子上,看着夏槿,笑道,“你也参加吧?”

“诶?”夏槿吃惊的望向他,似乎看出了他不像在开玩笑,才小声的说,“我不行。我参加的话肯定会给班里拖后腿。而且……”

“怕了么?因为害怕是最后一名?呵,夏槿。你不应该那么懦弱胆小。”

夏槿猛的怔住,震惊的望着一脸不屑的森屿,“我……我没有啊。我只是……”

“半岛,凉安和你一同长大的吧?他们都参加了,难道你就不能参加吗?”他冷笑,不屑的望着脸色渐渐惨白起来的夏槿。

“不是这样的……只是……”

“借口。”他冷冷的望了一眼夏槿,然后仿佛厌恶她似的把头撇向别处。

并不是这样的……

老师还在讲台上说着试图让女生参加1000米的话语,夏槿只感觉到自己耳边嗡嗡响。

难道要被讨厌了吗?

……

小说《情深几许,共白首》 第10章 运动会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冤家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香港黄大仙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