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那时,最明艳的雪

更新时间:2019-06-08 15:30:49

那时,最明艳的雪 连载中

那时,最明艳的雪

来源:微阅云作者:雪埜分类:都市主角:漓雪晨胡李

主角是漓雪晨胡李的书名叫《那时,最明艳的雪》,本小说的作者是雪埜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漓雪晨,一个集叛逆,霸道,张扬个性,冰与火的结合体,一直孤傲的活着。因为从小被老师同学孤立欺负以致后来给自己建立了霸道的外壳冷傲的性格来保护自己,并且一直将心底对学校的讨厌表现的很明显。高考之后,女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同学们四散着似鸡鸭撒欢儿般又似犯人逃命般的往体育馆外跑去的时候,所有导员就在大家身后撕心裂肺的喊着:“明天上课”

而当这四个字围绕在女生寝室楼上空时,就连校外的狼群都是即使捂上耳朵躲进洞里也会听到连续不绝的凄厉的惨叫声,还此起彼伏的。

而窝在寝室里的漓雪晨此时正塞着耳机疯狂打联盟,却也依然无法遮挡住对门外的声音产生深深的内心共鸣以及内心更深处对大学生活即将正式开始的激动向往之情。

可是漓雪晨认真又顽强的坚持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原则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再也坚持不住的彻底恢复了“特困生”的本色,于是她也有那么丁点儿挫败的再次认清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上课对她来说真的真的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即便如此漓雪晨还是耐着性子乖乖的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只不过你要是仔细看她就会发现她此时正双手托腮双目轻阖,一张小脸儿唯美的简直能跟佛祖的拈花一笑相媲美般的在……睡觉。

慢慢的漓雪晨已然神游天外的脑袋也很是自然的蔫蔫的耷拉下来。

就在漓雪晨的脑袋从拖着下巴的手上一头栽在书桌上的时候,讲台上的新闻写作老师突然发难,让大家立刻写一个主题为“夏天和学校”的任意题材的文段。

可是没一会儿功夫,她就又开口训到:“你说说你们,就让你们写个随笔,写了这么久还没一个写完的,你们要对自己严格要求,总是这么散漫,将来能成什么事啊……”

空气中弥漫着的依旧是夏天课堂最常见的安静,但隐约间可以听到一群耗子怯怯的磨牙声,那都是全班同学低着头在底下悄悄的弄出来的。

漓雪晨老实不客气的翻了翻白眼,小脾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讯猛的举手,顺便懒洋洋的开口打断那老师的训话:“老师,我手都举酸了,你能看我一眼吗?请你给我个机会告诉你我已经写完……好久了!”

说完,她还故意恶心人的冲她故作调皮的wink一下。

紧接着樊逸“噗”的一声貌似是没憋住的笑格外突兀的想了起来,打破了班级已然鸦雀无声的氛围。

老师尴尬的看着我:“咳,那,这位同学你就来读读你写的吧。”

漓雪晨依旧跟没睡醒似的慢腾腾的站起来后还特意煞有介事的清清嗓之后开始声情并茂的朗读她手上举着的那张白纸:

当太阳不再恶毒的时候

当课堂有引力

当分数开始宽容学生

当学校不再强调规矩

我想我会热爱上课

现在我很讨厌

现实的学业可怕到让学生窒息

当流星雨划过天空的时候

当冰雹成拳坠

祈愿砸落在教学楼顶

让学校彻底绝迹天下

我或许还能怀念校园

偶尔怀念时光

校园是个只适合回忆里存在的地方

让我们无拘无束活的潇潇洒洒

鲜衣怒马享受大好年华

对酒当歌拒绝枯燥人生

轰轰烈烈远离同化路线

末了,还做作的眼角弯弯着冲着老师甜甜一笑:“老师,您觉得我改编的如何,可还写实?可有感情?可有思想内涵?还请老师指教。”

然后用有点小得意眼神颇为挑衅的看着她。

全班同学早就控制不住的笑成一片,只有老师一脸不知道是气、是尴尬还是也想笑却偏憋着的复杂表情看着我。

下课后漓雪晨习惯性的挑选那条相对僻静的会寝室的路走,沿着那条贯通校园的沁河慢悠悠的闲逛。

突然她眼尖的发现了树上的鸟窝,又见着四下无人变麻利的爬到树上开始用手小心的扒拉着那些小鸟玩。

这时她又在树枝间看到树下有两个女孩跑了过来,还边跑边冲对方嚷嚷:“你才是二师兄,你就是二师兄……”

就在她们笑闹着追逐着跑到沁河岸上的石板小路上的时候,不远处的树林里三个好像是在比赛单车特技的男的跟电影特效画面似的就飞一样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漓雪晨下意识的扫了下这两伙人的距离,以及特技单车男的移动方向,在看到石板路和沁河之间并没有被栅栏围隔开,一股不好的预感直冲她的天灵盖。

她下意识的想提醒那两个个女孩,于是就一边喊:“喂……”一边站了起来。

结果可想而知,浑然忘了自己是站在树上的漓雪晨只来的急喊了一个字,就一个倒栽葱开始表演大头冲下的花式自由落体运动。

幸好爷爷的在天之灵时刻保佑着她,让她在落到地面之前白捡了个垫背的。

当时漓雪晨从树上掉下来正好砸在了第一个开单车冲过来的胡李身上,因为地心吸引力外加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他和他的单车一起被漓雪晨砸倒,幸运的垫在漓雪晨和大地之间。

腰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单车的座椅上,胡李一张脸黑到极点,把漓雪晨从他身上推下来后,边顾忌形象的举止优雅的掸着身上看不见的灰,边不等漓雪晨俩站起来就冷漠的牵了一下嘴角,双眼飞冰刀的指责漓雪晨道:“你多大人了还爬树。”

最近这些年漓雪晨也是第一次见比自己还嚣张的人,比竟她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大家都恨不得见她就绕道走,那还有人这么嚣张的怼她。

不过漓雪晨也并不怯场,不仅不以为意反而更嚣张的送了胡李一对雪白的眼球,自顾自的站起来蹦蹦看看自己有没有被摔坏,边不让分儿的回怼:“我也没见过哪个傻子在小树林里骑车的。”

胡李也猜到这个名声很臭的小姑娘肯定会反驳他,但是却也没想到反驳的这么干净利落野性十足。

胡李的眼神里隐隐的飘起了一丝戏谑,他觉得这个会爬树的小丫头还真是挺欠收拾的,语调平缓的就像读课文似的说:“你知不知道,今天要不是我命大,我早就被你砸成骨折了。”

但他话一出口浑身的气势也就自然而然的散发了出来,那感觉就像霸道的上位者对平凡百姓说话时的威压般让人不舒服。

漓雪晨很缺耐心的皱起眉头脸色不善的反驳道:“你这人啊,今天多亏了是被我砸了,由于小爷将将八十多一点的体重才会在空中受到相对大一些的风的阻力,所以你才会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儿,换了别人,你朋友早就得给你叫救护车了。”

这时,一直在一边看热闹的樊逸适时的哈哈笑了起来,一只手随意的搭在程渡的肩膀上想,兴致勃勃的插嘴评论到:“这能考上文科大学的理科小姑娘就是不一样啊,你可真有意思啊。”

程渡貌似心情也不错,嘴角咧着冲胡李说到:“反正我就知道,我是第一个到河边的,你的单车现在可是归我了。”

樊逸接着看好戏似的对漓雪晨努努嘴巴说:“小丫头,你知不知道胡李这单车可是全球限量的,现在因为你这个程咬金突然杀了出来,他把车给输了,哈哈哈,真是天意啊,胡李,让你再拽。”

漓雪晨正转圈在拍身上的灰尘,闻言,抬起头来眼也不眨的怼到:“你们要是觉得这车得之不实,失之又不服,那我就受点累把它给砸了。”

樊逸很不客气的爆笑起来。

这时候,那两个一直充当背景的两个女孩中的一个突然“啊”的似是突然想到什么的下意识反应才喊了这么一嗓子,然后指着漓雪晨说:“你就是刚才那个在课堂上读随笔的女孩!”

听她这么一说,漓雪晨隐隐有些小得意的摸摸鼻子,她其实没什么爱好,就是痴迷文字,有谁会不喜欢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本领被人夸奖呢。

漓雪晨心情不错的回问她们:“你们刚刚在干嘛,为什么你们在互推二师兄啊。”

其中稍胖的女孩说:“我们跟你是一个班的,就是没你那么出名,我俩是室友,刚就是随便闹着玩。”

然后笑的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二师兄就是西游记里对猪八戒的称呼。”

漓雪晨的眼睛在她俩身上咕噜噜的打量了一下,然后颇为豪气的一挥手指着跟她说话的这个女孩说:“就你叫二师兄吧,因为她长得和我一样温柔乖巧。”

然后她俩脸上的表情齐齐的怪异起来。而那几个男的在漓雪晨走过来和二师兄她俩说话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所以才没能看到漓雪晨这样坏心眼儿的鬼马样。

小说《那时,最明艳的雪》 第四章 叛逆张扬的女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未来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香港黄大仙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