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更新时间:2019-03-06 09:13:21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连载中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来源:微小宝作者:江星萝分类:职场主角:明幼音战云霆

主角叫明幼音战云霆的小说是《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是作者江星萝所编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二年前,她说服父亲收养了他。十二年后,他害她家破人亡。他决然解除婚约,逼她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她傲然离开,不为他许出的五斗米折腰。眼见她身边出现一个又一个优秀的男人,他醋海翻波,心急如焚,使出浑身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幼音也笑了,“是啊,我割不破你的喉管,但我能割破我自己的!你敢上我,我就敢死,不信你就试试!”

“我的大小姐,你是不是气傻了?”叶启寒捏着明幼音的脸蛋儿,妖孽的笑,“你是我杀父仇人的女儿,你用你的命威胁我,不觉得好笑?你喜欢死,那就死好了,我杀你,警察会抓我,你自己死了,倒是省的警察找我的麻烦……只是,明瀚和明澄都在医院等钱救命,你确定你要死?”

明幼音盯着他的眼睛,目光渐冷,一字一字说:“叶启寒,别以为你手握我爸和我弟弟的性命就可以要要挟我、糟蹋我,如果我用我的自尊去换他们的命,不管是我爸,还是我弟,都会以我为耻,而我,永远都不会成为他们耻辱!”

叶启寒有些意外,啧啧两声,“真遗憾,我还以为接下来我有机会对你说出‘自己脱光了衣服上来,好好取悦我’这种台词,看来我是没机会了。”

明幼音歪头嗤笑,“神经病!”

“不过,话不能说的太早,”叶启寒打开手机,将手机送到明幼音眼前,“宝贝儿,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手机屏幕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站在一张病床旁。

病床上躺着的男人,赫然是明幼音的父亲明瀚。

明幼音看着病床上人事不知的父亲,攥紧了拳,几乎将牙齿咬出血来,恶狠狠的瞪着叶启寒:“叶启寒,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启寒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中的画面,十分愉悦的笑,“自然是想有机会说出‘坐上来,自己动’这种台词,这样的台词,我准备了好久,如果不能说出来,我怕我会憋出病。”

“你现在已经有病!”明幼音咬牙切齿:“神经病!”

“宝贝儿,我保证,你会屈服的!”叶启寒对着手机说:“开始吧。”

手机中的年轻男子恭敬应了声是,伸手摘下了明瀚的氧气罩。

“不要!”恐惧攫紧明幼音的心脏,明幼音用力挣扎着大喊:“叶启寒你这个疯子,你让他住手!”

屏幕中,明瀚的呼吸渐渐急促,脸色潮红,很明显喘不上气的样子。

叶启寒摸了摸明幼音的脸蛋儿,漫不经心的笑,“宝贝儿,你大概有三分钟的时间,超过三分钟,你爸就会因为缺氧窒息而死,你确定不要坐上来自己动?”

明幼音气的浑身发颤,闭上眼,“叶启寒,你赢了。”

不管她嘴上说的多硬气、多大义凛然,可她终究没办法亲眼看着爸爸去死。

哪怕她自己死一千次一万次,她也舍不得爱她如命的爸爸去死。

这是叶启寒早就料到的结果,他冲手机那边的男人做了个手势。

男人迅速将氧气罩戴回明瀚脸上。

叶启寒随手将手机扔到一边,摸了下明幼音的脸蛋儿,“来,宝贝儿,先说几句好听的,取悦一下我。”

明幼音睁开眼,气的浑身打颤,“你去死!”

“既然不愿说好听的话,那就先选姿势吧,”叶启寒自顾自的说:“你是喜欢男上,还是女上?”

明幼音死死咬着唇,不再说话。

“说话!”叶启寒捏住她的下颌,神情倏地变冷,“明幼音,我随时都能拔下明瀚的氧气管,不想明瀚死,就别摆出这副冰清玉洁的鬼样子!明瀚的女儿,就活该被我艹,你过的越凄惨,我地下的父母越开心!”

明幼音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明明不想哭的,却控制不住的潮湿了眼眶。

她难以想象,叶启寒居然能说出这么粗鲁的话。

以前的叶启寒,雍容尔雅,温柔谦和,她从没见过叶启寒现在这副样子。

她与叶启寒相识十二年,确定恋爱关系三年,叶启寒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予索予求,对她的呵护宠爱,甚至比她爸对她都有过之无不及。

她做梦都没想过,叶启寒居然会背叛她。

与叶启寒朝夕相处十二年,她早就把叶启寒当做除了她父亲弟弟之外最亲密的人。

她根本无法承受这种被至亲之人背叛的痛苦。

这段时间,她失眠、多梦、焦躁,体重降了十几斤,动不动就头晕眼黑晕倒。

她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她根本无法解决。

弟弟年纪还小,爸爸重病昏迷不醒,她曾经打算托付终身的男人,对她步步紧逼,张口闭口就是想睡他。

他想得到她的身体,可她的身体是她最后的尊严与底线。

他穷追猛打,她被逼的几乎只剩下半条命,可她还是咬牙坚持着。

他一直在等着她主动低头,等着她主动求上门去。

可她死不回头。

他大概等不急了,终于使出这么卑劣的办法。

而他卑劣的手段,让明幼音完全无法接受。

她怎么也无法想象,她曾深爱崇拜过的男人,骨子里竟是这副模样。

眼前的男人,长的还是那副颠倒众生的皮囊,可同样的皮囊看在明幼音眼中,却是如此的陌生。

虽然明幼音很不愿意承认,但她心里却清楚,即便叶启寒做出那样绝情的事情,在她心目中,叶启寒与别人始终是不同的。

她一直对叶启寒抱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她总觉得,即便叶启寒面上做的绝情,在叶启寒心目中,她明幼音与别人肯定是不一样的。

他们虽然站在了对立面上,但那只是因为上一代的恩怨。

叶启寒对她,肯定是有感情的。

可是此时此刻,她已经不确定了。

叶启寒对她有感情吗?

根本没有吧?

如果他对她还稍微有些感情,就不会说出那么残忍的话。

这一刻,明幼音体会到了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

叶启寒是从她情窦初开起就爱上的男人,这么多年,她毫无保留的将一腔热血与爱意,全部倾注于他的身上。

谁若说他一声不好,她能立刻冲上去跟人拼命。

她倾尽心血深爱的人,拼尽全力守护的人,如今却这样对她。

她不愿让叶启寒看到她眼中的泪水,闭上眼睛,平静说:“你随意。”

如果说,以前在她心里,还对叶启寒抱着什么期待。

那么,从此刻开始,她心如死灰。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历史小说
  3. 耽美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香港黄大仙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