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得得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午夜清冷的风

更新时间:2019-02-24 13:24:40

午夜清冷的风 已完结

午夜清冷的风

来源:掌中云作者:步步生莲分类:职场主角:屈润泽杜悦

《午夜清冷的风》是由作者步步生莲著作的总裁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午夜清冷的风》精彩节选:原以为是一场绝对蜜恋,她义无反顾嫁入豪门。没想到深陷复仇的漩涡,结婚就是想要将她推进坟墓,她所谓的丈夫亲手将她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只为了得到另外一个女人。她背负着小三的骂名,含泪签下了离婚协议,没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衿,没事吧,怎么不回话?你不用怕,告诉我在哪条路,我会处理好的。”

“子衿……”

“姐夫,是我,杜悦。车子是我撞的,文化路,离你办公室一条街,我等你。”

电话那端突然消了声,沉默半晌:“悦悦,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里面可能有误会……”

“或许吧,我已经报了警,相信他们能处理好的。”

她说着掐了电话,身子伏低靠近容子衿:“屈润泽是你老公?”

容子衿双唇微微抖动,慌乱不成样,明明是艳阳天的午后,她却觉得脊背嗖嗖地发凉。

她此刻失惊无措的模样,再不复昨日屏保上柔媚撩人的勾魂,唯独那抹楚楚可怜未变。

“容秘书身体不舒服还自己开车,会不会太辛苦了些?我老公不太懂得心疼人……”

“杜总监,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容子衿紧咬下唇,细碎的泪珠滑落。

与此同时,一辆车急驶而来,在路边堪堪停下。

杜悦回头,屈润泽从深棕色的兰博基尼上下来,穿着卡其斜纹衬衫,许是匆忙赶来的缘故,大衣丢在椅背上,袖子挽起,露出精壮的手臂。他迎着阳光而来,身姿伟岸,眉目英俊如同往昔,却是无比陌生。

他曾经是杜悦泥沼般生命中骤然而现的一抹亮光,照耀她,温暖她。

可今日,她亲眼目睹一切重归黑暗。

黑眸直直看着逐渐走近的屈润泽,她的心像放到搅拌机里般,碎碎地疼着。本能地伸手去捂,双唇突然干涩地难受,眼底泛起的雾水被强压下去。

似是感受到她的目光,屈润泽转头,看向她的瞬间,眉头微微蹙起。杜悦记不得多久没在他脸上看到暖色,反倒是现在这种冷漠和厌恶成为常态。

他顿了脚步,错愕杜悦是当事人之一,接着,他便站定不动。

“悦悦……”林熙敏下车,想将她保护起来。

杜悦朝前跨一步,强忍不适挺直腰板,双眸灼灼不离屈润泽。

“润泽哥哥……”容子衿瘪了瘪嘴,圆眸中泪光隐现,刚想说些什么,被屈润泽横扫过来的冷冽目光唬住,吓得娇躯一阵抖动:“润泽哥……”

“容秘书的车子等下会有维修公司来拖走,相关手续助理会办好,至于交警那里,就称这次事故私了,容秘书觉得如何?”

屈润泽看都没看容子衿一眼,用没有任何温度的语气说道,也不等她有所回应,就走到杜悦身前。

“杜悦,这里说话不方便,先回去吧,子衿,你还不走?”

杜悦垂眸看向那只紧紧抓住自己胳膊的大手,下一刻,使劲全身力气挣脱他的钳制,整个人也因反噬力撞向一旁的车子。

剧烈的闷声响起,她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屈润泽上前想要去扶她,她却像是见到牛鬼蛇神般猝然拍掉他的手,声音冷冽:“别碰我!”

屈润泽俊脸上流露出不悦,叫她:“杜悦!”刻意压低的嗓音中已经暗含警告。

“你跟她什么关系?”杜悦咬紧贝齿,倔强地看着他。

屈润泽薄唇绷成一条直线,没有理会她的追问。

“子衿……”杜悦扯出笑来,眼底的雾霾却克制不住蒸发而出:“你如此亲密地叫她的名字,却连名带姓喊我杜悦,屈润泽,是不是保全她比我更重要?”

屈润泽咽下一口唾沫,面容淡然地看着情绪略显激动的杜悦。

午后的风吹拂杜悦鬓间的秀发,她抬手思绪纷乱地将遮住眼帘的发丝撩回耳后,手腕却一股强悍的力量抓住:“手怎么受伤了?”

她手腕磨破一大块皮,此刻正渗出血水来,四周是已经干涸的血渍,手背上是几条深浅不一的刮痕,遍布淤青的印记显得狰狞可怕。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杜悦再次甩开屈润泽的手,快速朝自己的车走过去。

“小敏,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自己骑车回去吧。”

她打开后备箱,丢下林熙敏的车后,头也不回地上车,猛踩油门离开。

杜悦微微仰头,看向前方道路的视线却逐渐朦胧不清,下一个交叉口,她倏然踩下刹车,整个人因惯性重重地摔到方向盘上。

她没有起身,将脸枕在冰凉的手背上,左侧心口隐隐作痛,她没有出声,唯独纤细的肩膀在微微抖动。

杜悦中途将车丢在附近超市的停车场,打的回宜家别苑。

她下车,站在夜风中,望着触手可及的别墅,神色茫然无助。

充斥她脑海的始终是那个画面……

她驱车离开后,透过后视镜,看到容子衿攀上屈润泽的手臂,哭得梨花带雨。

冬夜的风很冷,竟冷不过她内心千分一,她的发乱了,心也跟着乱了……

容子衿哭了,那么她自己呢?

杜悦抬手摸了把脸,干干的,她甚至已经忘了哭是什么样的了。

她扯了扯嘴,自嘲的笑容浮现,能哭得出来,至少还没有麻木,还知道痛。

伤到极致是没有眼泪的,内心的绝望和恐惧没有宣泄口,一遍遍冲刷人的神经,直到将人打败,叫人彻底沉沦其中。

杜悦安静地看着眼前包裹在黑暗中的别墅。

她坚守内心许多年,看遍悲欢离合,原以为屈润泽是不一样的,会为她带来份从一而终的婚姻,没想到她看到了开始,却猜不透结局。

她始终不愿承认,早在上婚礼那天,屈润泽就已经露出异样的端倪。

交换对戒时频频走神,新婚当夜醉酒不入新房,结婚一年跟她分居而睡。到后来,连回家的次数都屈指可数,直到如今和容子衿的暧昧不清。

她一度无法理解屈润泽为什么和她结婚。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他却连问候都吝啬给予。那个总是不经意关心她的男人,结婚后怪异地消失不见。

可是他偶尔送来的补偿和慰问,似乎又彰显着他极力维持这段婚姻的欲望。

杜悦不喜欢揣度他人心思,却不得不在无数个日夜猜测屈润泽的想法,为什么要在她以为值得依靠的瞬间,将她狠狠推开?

她不争不抢不闹,难道就不会痛?

胃部传来熟悉的绞痛感,杜悦掏出口袋里的应急药白口吞下,望向别墅的眼眸中没有了热切。

她累了,守着硕大的别墅,一遍遍听整点报时的声音。

她转身,仓皇逃离。

唐晏顶楼,灯光四溢的酒吧,舞池的男女卖力扭动身躯,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其间。

杜悦坐在角落位置,纤弱的躯体全缩在座椅中,她手里是一杯玫红色的玛格丽特,辛辣的酒沿着喉咙管进入胃部,灼热地燃烧。

桌上七零八落丢着空瓶子,醉意朦胧她的眼眸,她歪着头,很认真地听着前方穿着金黄色亮片旗袍,开叉到大腿的女歌手在唱歌。

沙哑的嗓音,低沉萦绕,那一缕惆怅却直击她心底,久久不散。

杜悦的手轻轻碰触眼角,那里有个不明显的泪痣。

小时候,外婆家隔壁村算命的说,这样的女人命苦爱哭。

可是她鲜少有落泪的时候,即便此刻,她也仅仅是伸出手臂紧抱双膝。

如果当年,屈润泽没有义无反顾为她挡了劫匪一刀,如果他在她多次婉言相拒后放弃了追求,如果他能说他很在意她的身世和过去……

那么她就不会动容,她仍旧会是那个心如磐石,刀枪不入的女人。

可能少了向往和期待,但是至少不会被伤害。

杜悦回忆地心烦意乱,刚想将酒杯送往唇边,一双干净,触感良好的手覆盖住她的,她抬头,手中已然空空如也,一道硕长英姿飒爽的身影现在卡座边上。

“悦悦?”

富有磁性的嗓音不确定道,仿佛怕她消失,腕上的力度不断收紧。

杜悦仰视他,视线焦距不定,待到看清他的面容,眼角变得酸涩。

“悦悦,你怎么在这里,我……”

男人长相端正,大气的五官下是张标准国字脸,他穿着深褐色西装,领结打得一丝不苟,此刻他正一瞬不瞬盯着杜悦,毫不掩饰他的意外。

杜悦垂下颈脖,不动声色地甩开他的手:“你认错人了……”

她扶着吧台起身,绕过他一把抓了椅背上的外套,神情淡漠,就要走。

男人抢先拦住她的去路:“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可以认错张三,也能认错李四,唯独余悦,我会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你。”

“哦,是嘛?”杜悦冷冷反问,不置可否地推开他。

男人显然不打算就此放弃,索性扳了她的双肩:“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为什么不来找我?”

杜悦脸一沉:“我不认识你,听懂了没?别让我再重复,现在马上放手,不然我叫保安了!”

男人仍旧保持那个动作:“悦悦,你不需要对我这么戒备……”

他话刚说完,有人推开酒吧的门进来。

杜悦和男人同时转头看过去。

屈润泽硕长的身躯出现在视线内,他显然也看到了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薄唇绷直,脸色一沉,瞥过去的眸子越发冷冽。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逆袭小说
  3. 武侠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香港黄大仙彩图